当前位置: 百家讲坛首页唐玄宗与杨贵妃

唐玄宗与杨贵妃(八):怠政华清池

本站整理 | 时间:2014-02-24 21:09:36 | 阅读:415

 (在中国古代的皇帝中,唐玄宗算得上是最有才情的皇帝了,事业上他创造了大唐开元盛世,在情趣方面,他也创造了不少的神奇佳话。进入天宝时期后,有一个叫华清宫的行宫开始在唐玄宗的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懈怠朝政的唐玄宗一头扎进了华清宫的温柔富贵乡,与杨贵妃开始了神仙般享乐的日子,那么唐玄宗到底是怎样享受生活的呢?他长期倦怠朝政,又会对政治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呢?)华清宫是温泉行宫,秦汉时就开始发现了,修宫殿,泡温泉。当时就建了温泉宫,前几任皇帝不热衷。玄宗时不一样,只要冬天在长安就必去。开元时也去也只是一个星期半个月,但与杨玉环定情后就明显加长,最短就得一个月,长得一个冬天。温泉宫就改成华清宫了。大规模地改建,设置官署,冬天就在这儿办公了。季节性政治中心了。思考的也不主要是朝政,放在三事上,一是温泉沐浴二是唱歌跳舞三是追求长生。一等是御汤,皇帝专用;二等是贵妃汤;三是太子汤;四是公共温泉。前二者奢侈到用瑟瑟丁香等堆成假山。考古发掘御汤六十多平方,不太大的空间里船应该也是装饰。笔记小说记载是出于想象。两人不泡温泉时唱歌跳舞。没人比玄宗内行。笔记小说记过轶事,说他听大臣汇报工作时按着肚子。高力士问他,他说梦见曲子,早晨没记,就按笛眼,记曲谱。这是痴迷。创作水平定高。音乐方面代表作是《霓裳羽衣曲》,是多元开放融合的体现。杨贵妃也有贡献,她舞蹈好,给这个曲子编上动作变成舞曲。就变成了宫廷宴会的保留节目。日子太滋润了,所以他觉得生命诚可贵。怎么能长寿呢?所以,天宝年间,他对道教感兴趣,天宝元年就修了长生殿。也叫集灵台。天宝四载,册贵妃时,跟宰相说过,他曾把黄表放在祭坛上,就见它飞起来,听到空中声音说圣寿延长。他幻听了。成了这种状态。开元年间,他没兴趣。洛阳曾有集仙殿,他甚至改成集贤殿,现在却是思想大倒退。

杨国忠当宰相,他也托付朝政给杨国忠,而且是基本全盘托付。当时李林甫是权相,而此时权力全盘接收,而那些使职也一个没放弃。行政财政各方面权力都有。采访处置使也在他的手中。一个宰相如此权重是第一次。这是空前绝后的。李林甫是老官僚,权力让他尚且出错。而杨国忠七年得如此多权力,他确实干不了。不久就官怒民怨了。他工作乱来,吏部选官,杨国忠就搞乱了。本应该是复杂的选官,笔试面试是第一步,然后是三注三唱,拟定官职叫注,再公开唱名公布。如果谁有意见,可以向吏部反映,调整叫二注二唱,第三次叫三注三唱。像今天的公示。再报门下省批,再呈送皇帝,程序复杂,得半年时间。这样做是因为它重要,关系国计民生。现在,杨国忠觉得太慢了。提高效率,把吏部官员晾一边,私下拟任职名单,召集来,读一个问一问,没意见就过了。一天就过了吏部的程序。门下省的复审也免了。把长官侍中给事中叫来,也听,问有没有意见,也过关了。审核也省了。这样就快了。一天就全部结束了。杨国忠一看,骄傲得不得了。这样抽是胡闹呀。候选人不一样,希望得到合理的作用,笔试面试威望全不算了,全凭吏部小吏一张嘴了,哪有公平可言?资格差谬无复伦序。杨国忠为人差,不知道尊重官员。以前在尚书省选,现在去了他家了,想在家人面前显显威风。虢国夫人等在帘子后头,候选人就进来亮相,里面女人们议论纷纷,外面听得清楚。连吏部侍郎都不尊重。都是三品大员,杨国忠把他们在自己家支使来支使去。把他们气得要死。杨国忠是宰相,这样的做法谁能佩服他?有人就隐居了。国有道则显,国无道则隐。说明他们对国家失望了。有些人发现在朝中找不到出路,有的干脆跑到节度使手下,人才流失了。这是官怒。
百姓恨杨国忠,他们利益受损,首先是抓壮丁。他频发南诏战争。屡战屡败,征兵,在两京征兵,可征反了。这儿不会打仗了。开元十一年改革兵制变成募兵制后,打仗就都是节度使手下的职业军人,中原不用当兵了,生活在和平中,要征他们当兵,攻打南诏,没人愿意。三个男人就抽一个去,百姓叫苦连天,有些人就自残了。白居易就写过诗。盛世逼得百姓如此就得打折扣了。杨国忠呢,一点压力没有,轻松快活呢。贪污三千万匹绢,把与虢国夫人的私通也公开化了。路上也是如此,百姓掩目不视。看不惯宰相这样的轻薄。杨国忠放肆如此。他说,吾本寒家,因为贵妃缘故赫赫扬扬,不如及时行乐。索性得过且过。
玄宗也不纳谏不进行专题研讨会,宰相就大搞一言堂。杨国忠学的正是李林甫的一言堂。问下雨要不要赈灾呀?第二天拿两颗稻穗,不用了。大臣没一个人敢说话。一个地方官不愿意了。硬上了奏疏。落到杨国忠的手里,白白赔上了前程,百姓仍得不到好处。都不说话了。皇帝也成了孤家寡人了。看不出问题了。要说完全被蒙蔽,也不可能,至少有高力士。他是宦官,正直头脑清醒。他着急了,在天宝十三年,大雨后,问过高力士,他说以权假宰相,赏罚无章,阴阳失度,臣何敢言?我能说什么呀?矛头直指宰相。明白沉痛,玄宗反应呢?会不会振作?结果是上漠然。这是回避问题。青年的雷厉风行不再了。我想有两个原因,一是失去了当年的锐气,这时当了四十四年皇帝过了七十岁,社会太平发展,骄傲又懈怠,只求无过,对宰相也是如此,对大臣了解少,换谁也不知道。二是杨国忠出身外戚,敏感性强。他要杨做事,但内心深处并不要他太有能力有威望。没太大野心对玄宗是好事。玄宗想的是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大唐利益了。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