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历史网首页汉朝

汉武帝并没有独尊儒术?

本站整理 | 时间:2012-04-21 20:37:56 | 阅读:177

核心提示: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与后来整个中国古代思想史不符。

孙教授说,首先,“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不论是在武帝时期,还是两汉时期,抑或魏晋至明清时期,都找不到真凭实据。武帝是尊儒的,但是黄老并未完全退出历史舞台。武帝晚年还酷爱仙道,一心想成神。结果朝廷上下,巫蛊横行,他为此不仅牺牲了太子。因此,能说他真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了吗?

本文摘自《北京科技报》2005年3月16日,作者:张星海,原题:《汉武帝并未罢黜百家》

司马迁未提,班固造假,孙景坛教授提出———

西汉初,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从此,儒家成了中国封建社会唯一的统治思想。这是中学课本都有的历史事实。但对这一历史事件的真伪,南京市委党校哲学部教授孙景坛提出异议。他在一篇论文中,一扫陈言,大胆指出:汉武帝从未采纳过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建议,更未真的有过“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实际行动,说汉武帝曾“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是完全错误的,是一个学术谎言。这一研究成果发表后,在学术界引起了轩然大波,赞同和反对之声一直不断。近日,记者就此问题专门采访了孙景坛教授。

武帝时的思想转型是“绌抑黄老,崇尚儒学”,不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孙教授告诉记者:《史记》是这时期历史的铁证,《孝武本纪》虽残缺,但《儒林列传》完整,思想史的大事件、董仲舒传等都在《儒林列传》中,这是唯一可靠的原始史料。

《儒林列传》中没有任何关于“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文字,只是说,西汉文、景至武帝六年,思想上是“黄老之治”,六年五月“窦太后崩,武安侯田蚡为丞相,绌黄老、刑名百家之言,延文学儒者数百人。”

这一事件应概括为“绌抑黄老,崇尚儒学”,无法得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结论。因为这里不仅没有董仲舒的对策,“绌”在字面上也不是“罢黜”,而是“贬退”的意思。

孙教授说,假若“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果真存在,那毫无疑问将是中国历史上第二次思想专制,第一次是秦代的“焚书坑儒”,第三次是“文革”,一、三次都是烧书杀人,而唯独这次则无,可能吗?

说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史料依据有误。

孙教授告诉记者:说“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个观点的出现大约在班固,成型则在宋代司马光,班固在东汉,司马光在北宋,前者与汉武帝时相差为100多年,是两个时代;后者在时间上则相差更远。西汉是有信史的时期,史学家司马迁对此未置一词,整个西汉文史界也都不知道这回事。班固、尤其是司马光怎么会清楚?

孙教授说,中国史学界有两大弊端:一是越原始的史料越没人信。现在许多人研究汉初不信司马迁,信班固;研究上古不信金文,信《史记》。二是越是正史越没人信。研究历史不信正史,信史论,用《资治通鉴》取代史学,《通鉴》是史论,不是史。史学界连史论和史都搞不清,是悲剧。说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没有原始史料支持。

支持此说最主要的根据是董仲舒的五经对策,而董仲舒的《天人三策》为班固的伪作。

现在持“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学者,他们最主要的根据是董仲舒的五经对策。孙教授说,对于五经对策,他的看法如下:首先,董仲舒是汉景帝时的《公羊》博士,不会再参加武帝时的五经(包括《公羊》)博士考试。其次,《天人三策》从考题到答卷,问题大都不能自圆其说。再则,班固用“天子以仲舒为江都相”做对策结局,不符合五经博士对策的规则。

五经博士对策后,第一名要先授博士。班固略去董仲舒授博士问题,是怕露了同一学科、同一个人授了“双博士”的马脚!《天人三策》是班固的伪作。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所以,“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说,无法成立。

汉武帝时的“绌抑黄老,崇尚儒学”,与董仲舒没有牵涉。

孙教授告诉记者,《史记》记载:西汉呼吁儒治,早在建汉之初,陆贾就曾提出过,被刘邦骂了;后来刘邦同意了儒者叔孙通的“起朝仪”。文、景时,虽主要以“黄老”治国,但仍置了《孝经》、《孟子》、《诗》、《公羊》、法等博士,做治国的辅助思想。“黄老之治”出现危机,儒、法双方都蠢蠢欲动,都想取而代之,结果都遭到黄老派的打击:文帝时,儒者贾谊被贬;景帝时,法者晁错被诛,儒者辕固生险遭不测;武帝初,罢法博士,儒者赵绾和王臧被逼死、丞相窦婴和太尉田蚡被免官。

武帝五年,田蚡暗中策动了“置《五经》博士”,但不敢举行考试。直到武帝六年,坚持黄老的实权人物窦太皇太后崩,田蚡复出任相,才正式绌黄老、崇儒学。所以,真正实现武帝时期思想转型的是田蚡,不是董仲舒。

把董仲舒扯进来,是《汉书》,班固在《汉书》中不仅伪造了《天人三策》;还将《史记》的“绌黄老”改成了“黜黄老”,一字之差,意思全变了。特别在董传中,他又凭空加了“推明孔氏,抑黜百家……皆自仲舒发之。”但是,作为史学家,司马迁远比班固伟大,史德也高尚;班固缺少史德,尽人皆知,他还擅改严助的奏章。在这个问题上,《汉书》不可信。

说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与后来整个中国古代思想史不符。

孙教授说,首先,“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不论是在武帝时期,还是两汉时期,抑或魏晋至明清时期,都找不到真凭实据。武帝是尊儒的,但是黄老并未完全退出历史舞台。武帝晚年还酷爱仙道,一心想成神。结果朝廷上下,巫蛊横行,他为此不仅牺牲了太子。因此,能说他真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了吗?

两汉是经学时期,其主旨是尊儒的。但其他学说也并未消失,不仅一直处野地位,而且仍有一定发展,还在政治领域“偶尔露峥嵘”。金春峰先生说:在武帝时期,“道家思想的权威受到沉重打击,但它未被取缔,也没有消绝。不少学者、贵族、官吏,仍然不断地研习《老子》、从《老子》中获得灵感和智慧。

除此而外,墨家、阴阳家在汉代一直未遭禁,汉代统治者还是向其吸取了许多有价值的东西。

其次,必须指出的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不是儒家的思想政策。众所周知,“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是一种思想专制。在先秦百家争鸣中,只有“商韩”学说持此主张,李斯焚书,秦始皇坑儒,就是以这一理论为根据。除“商韩”外,其他学说均不主张思想专制。

再次,“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若具体至某一学者的头上,也是难以做到的。不妨以董仲舒为例,《汉书·董仲舒传》说,董仲舒治国,满口阴阳灾变,完全像个巫师,并险些丢了脑袋!“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连董仲舒本人都做不到,怎么能认为汉武帝对此真正采纳并实行了呢?

专家简介

孙景坛,南京市委党校哲学部教授。主要从事孔子、中国传统文化及中西文化对比研究。

相关阅读:

汉武帝四十年征战打出中国的雏形

学者:汉武帝讨伐匈奴是双输 交保护费更划算

汉武帝“独尊儒术”背后是赤裸的权力斗争

雄才大略的汉武帝为何也不能把功业传诸后世?

权力生命在于运动?——“解剖”汉武帝[独家策划]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