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历史网首页汉朝

古罗马与汉朝的通商

本站整理 | 时间:2012-04-21 20:37:59 | 阅读:262
        远在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1275年抵达元上都之前一千多年,曾有一个罗马商团经丝绸之路沙漠路线来到黄河流域,惊动了东汉洛阳宫廷。这是欧洲与中国有据可考的首次直接交往。范晔的《后汉书》和古罗马推罗城地理学家马林(Marinus of Tyre)的《地理学导论》,都著录了古罗马人这次神秘的中国之行。《后汉书》的记述极其简略,《地理学导论》虽然较详细,但经历代辗转抄录,不无鲁鱼亥豕之讹。特别是帕米尔东西许多地理名词系西域本地语言名称,和其他古希腊罗马地志及汉文史籍有关中亚和中国地理的记载往往大相径庭,至今不能完全落实。这就为研究罗马商人此次中国之行的史学工作者留下了许多难解之谜。
        首先,罗马商人来华的确切年代中外史籍记载不一,难以肯定。
        公元2世纪希腊学者托勒密(Claudius Ptolemy)(公元85--165年)曾著《地理志》一书,书中详述自幼发拉底河口,经美索不达米亚、米地亚、爱克巴塔那(阿蛮)、帕提亚(安息)、赫克桐及罗斯(和椟),马嘉那、安梯俄齐亚(木鹿)、巴克特拉(大夏)、石塔,进入中国的路线和方位。这是西方古典作家第一个对“丝绸之路”有记载的学者,但托勒密本人并未到过中国,他自称其关于“丝路”的材料来自推罗人马林,而马林关于“丝路”的记载则来自于马其顿商人梅斯。梅斯本人虽未到过中国,但他曾委托代理人组成商团,前往中国。因此托勒密记马其顿商人来华事是可信的。他报道商人所取路线,自幼发拉底河口至石塔一段十分详尽,与范晔《后汉书•西域传》所记“丝路”南道甚为吻合。而从石塔到中国一段,虽然说得简略,但仍有道里行程数字,可见罗马商人确曾来过中国。
        记载罗马商人来华的唯一西方文献是《地理学导论》。作者马林是罗马帝国东方行省推罗城人,生活在公元1世纪末至2世纪初。英国学者胡德森《欧洲与中国》一书把罗马商人来华时间断在公元2世纪前半叶。法国学者迪佩什则考证,马林收集的文献资料止于第二次达西亚战争(105--107年),他不知图拉真对安息的战争(114--116年),那么,《地理学导论》应成书于107--114年之间,该书所述罗马商人往返中国的时间必在公元1世纪末至2世纪初这段时间。同时据中国方面史料,1世纪70年代以前半个多世纪的时间内,塔里木盆地为匈奴控制,沟通中西的“丝绸之路”被切断,不大可能有西方商人穿过塔里木盆地来东汉。尔后班超出使西域,于章和元年(公元87年)攻下莎车,把南道打通;永元六年(公元94年)攻下焉耆、尉犁、危须,又把北道打通,这样中西交通才得以恢复。根据中西方面历史资料推断,罗马商人梅斯派遣的商业代理人来华当在1世纪末或2世纪初。斯坦因也认为梅斯代理人去中国是在班超通西域的那个时候。
        关于罗马商人出访东汉的确切年代,《后汉书•和帝纪》永元十二年(100年)有“冬十一月,西域蒙奇、兜勒遣使内附”的记载。但这仅仅是中国方面的一家之说,而作为此次交往的主角--欧洲方面却没有确切的记载,使罗马商人的中国之行的确切年代至今不能确实,留下了待解之谜。
        其次,罗马商人来华途经的“石塔”究竟是指何处,至今不能肯定。
        石塔,希腊文作Lithinos Prygos。它是判断罗马人由哪条路进入中国的重要标志之一。据梅斯介绍,他的商团离开大夏之后,首先到休密人所居山区,其后又抵达一个叫“石塔”的地方。古希腊罗马地志屡次提到石塔,并把它视为中国西境之门户。
        石塔究竟在何处,一直是丝绸之路研究史上的一个谜。李希霍芬和斯坦因等人力主石塔在粟特地区石国(今乌兹别克塔什干)。斯坦因还为此作了实地调查,把石塔的位置定在塔什干的特列克达坂。也就是说,梅斯的商团是经阿赖盆地进入中国,到喀什噶尔,然后沿丝路北道,到中国内地。但是,法国学者迪佩什却主张石塔在帕米尔山地塔什库尔干。梅斯的商团由此进入中国,沿丝路南道,经楼兰,至中国内地。塔什干说有两条文献方面的有力证据。10世纪末波斯佚名作者的《世界境域志》记载:“石城是石国的首府”。11世纪初阿拉伯作家比鲁尼的《诸国道里志》又进一步说:“石城是石国的主要地方,突厥语和希腊语称之为‘石塔’”。这段文献使石塔在塔什干说在目前的讨论中颇占优势。许多权威性著作如《泰晤士世界历史地图集》等均采用此说。但最近我国也有学者认为,波斯语Bin和突厥语Tash虽然意为“石”,但Katha却系粟特语knf,意思是“城”,不是“塔”。所以,仅凭上述文献尚不能使塔什干说成为定论,而应直接从梅斯对石塔位置的描述中寻找答案。他认为石塔肯定不在乌兹别克塔什干,而在新疆塔什库尔干一带。其地汉代称作无雷。确切的说,石塔的位置应在今新疆塔什库尔干与库斯拉甫之间。
        再次《后汉书•西域传》所记来华的蒙奇、兜勒究指何国?
      《后汉书•西域传》记班超通西域,取得巨大成功时说:“于是五十余国悉纳质内属,其条支、安息诸国,至于海濒,四万里外,皆重译贡献。(永元)九年;班超遣椽甘英穷临西海而还……于是远国蒙奇、兜勒,皆来归服,遣使贡献。”从上述引文语意看,蒙奇、兜勒称“远国”,应就是那地处“海濒”,自“四万里外”来献的国家。但这些远方来客究竟来自什么国家历来有争议。
        一种意见认为“蒙奇是安息王朝东部省份Margiana,兜勒是贵霜王朝统治下的Tukhara。另一种意见认为,蒙奇为马其顿的译音,指蒙奇为马其顿,则地处东南欧,靠近地中海,正符合“远国”、“海濒”、“四万里外”诸语之义。所谓蒙奇为Margiana说只考虑音近,而不顾及其他各方面的条件,是讲不通的。目前,蒙奇即马其顿之说得到了多数人的赞成。
        至于兜勒是何国?分歧很大。除前述一种意见外,还有如下三种不同看法:有人认为兜勒是吐火罗(即大夏)的译音。有人则力主兜勒就是色雷斯,因为色雷斯的古希腊文、拉丁文词干音读与兜勒相似,显然兜勒是其对音,同时色雷斯的地理位置也与“远国”、海濒”、“四万里外”诸条件相符。再联系《后汉书》中蒙奇、兜勒二者总是并提的情况来看,兜勒是色雷斯是可以肯足的。还有人认为兜勒是地中海东岸城市Tyre的音译,即推罗。
       此外,来华的罗马商团是由哪些人组成?规模大小?他们沿途经过了哪些地方?回程是走陆路还是海路?等等,这一切均有待我们继续研究,以弄清真相。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