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历史网首页明朝

朱元璋逼刘基倚柱吞金是怎么回事?

本站整理 | 时间:2011-12-03 19:44:48 | 阅读:82
大凡政治斗争失败者之死,曾有被对手所害致死的传说或记载。如战国时代的伟大诗人屈原投江而尽,是因楚怀王听信馋言,对其疏远、驱逐、流放所致的;宋朝民族英雄岳飞之死,是被当朝宰相秦桧所害。至于明朝开国元勋刘基之死,民间有不同的传说,史书有异于民间传说的记载:或吞金而死;或被胡帷庸施毒害死。然而,我认为刘基是年老病死,属正常性的死亡,并非由某人所害致死。现将有关民间传说及史书记载的内容予以分析,谈点个人的看法。

一、靠中柱吞金死

民间广为流传着刘基吞金而死的故事。

明朝建立后,一天,刘基陪同朱元璋的小千岁到郊外游玩,看见一群猪仔子。小千岁问刘基道:“先生,那些是什么东西?”刘基说:“那些是小猪。”“小猪有什么用的?”小千岁追问。“小猪养大就要杀的。”刘基随口答道。

回来后,朱元璋问小千岁,“今天你和先生一起到郊外游玩,有无看到新奇的东西?”小千岁将看到小猪一事告诉父王。因“猪”与“朱”是个同音字,朱元璋听后便产生疑虑,认为刘基怀有杀害他儿子的阴谋,欲立即除掉刘基。

这事竟被马娘娘(马秀英)知道了,即派太监向刘基送去一盆红枣、一盆蜜桃、一盆花生。刘基看到这三盆果品,连起来看是“枣桃生”,就回忆起与小千岁讲的话,预料已招来杀身之祸。他想马娘娘向他送这三盆果品,是暗示他“早逃生”。就当夜离开京城,往家乡而逃。

逃到青田,此时,瓯江正是落潮时刻。待刘基一上船,潮水突然上涨,船儿飞速而行,很快到达岭根埠头。当刘基离船上岸,潮水急速而退,江面一片平静。

这时,天已黄昏,乌云密布。岭根到刘基故里南田武阳,要攀越一条十余里长的陡峭的峻岭,然后还要走十多里的崎岖山路。为了逃命,刘基只得趁夜兼程而行。天越来越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正当刘基看不清山路,寸步难行之时,竟有一盏大灯笼似的灯,出现在上空,伴随着刘基平安回到老家——武阳。

回到家里,刘基靠着中柱吞金而死。

次日,朱元璋所派的兵将已追到武阳,将刘基的头砍下,呈交朱元璋,并将刘基靠中柱吞金死的情况禀告朱元璋。朱元璋后悔不已,后赐金银头各一个与刘基殉葬。

刘基的子女为了金银头不被人发现盗走,就做了三十六口棺材,造了三十六座坟墓。故刘基有三十六座坟墓之传说。

这不过是民间传说而已,史书无记载。编这故事的意图很清楚,一是痛斥朱元璋是个过河拆桥的奸雄、暴君,刘基为他开创帝业立下不朽之功勋,当他坐定天下后,反而要杀害功臣。

二是歌颂马秀英是个内贤助,她明辨忠奸,爱憎分明,当刘基面临杀身之祸时,她能及时暗示刘基早离京城。这一点对南田刘基的后裔影响极深,二00三年,刘基后裔捐资,在南田特地建造一座规模宏大的“马娘娘殿”。

三是歌颂刘基的才智过人,在危难之时,能神机妙算,当机立断。

四是说明吉人自有天相助。

其实,这不仅不符合客观事实,反而有损于刘基的形象。刘基是个“愚不可欺、弱不可凌、刚不可屈、媚不可随”,(刘基《官箴上》)“急难,勇气奋发”(《明史·刘基传》)的刚强者,怎么会贪生怕死而逃呢?所以,这只不过是传说而已,万万不可轻信。

二、看书中毒死

这也是一种民间传说。

在打天下阶段,刘基与胡惟庸就有很大的矛盾,明朝建立后,朱元璋欲任胡惟庸为宰相,刘基极力反对说:“譬之驾,惧其偾辕也。”(《明史·刘基传》)胡惟庸对刘基怀恨在心,欲找机会谋害刘基。他知道刘基看书时习惯用手指沾口涎翻书,所以他暗地把毒药撒在书上。后来,刘基竟在翻书时中毒而死。

这种传说旨在揭露胡惟庸的险恶狠毒之心。其实也不符合客观事实。因刘基无书不览,胡惟庸不可能在所有的书籍上都撒上毒药。即使在众多的书上撒毒药,那么中毒的何止是刘基一人呢?所以这种传说也是无根据的,不可信。

三、胡惟庸使太医投药毒死

这是在史书中有所载的。

《明史·刘基传》曰:“基在京病时,惟庸以医来,饮其药,有物积腹中如拳石。其后中丞涂节首惟庸逆谋,并谓其毒基致死云。”

《明史》这则资料可能是从黄伯生《故诚意伯刘公行状》中来的。《行状》云:“先是,杨宪败后,汪广洋为丞相,未几而贬广东,乃相惟庸。公(刘基)乃大戚,尝谓人曰:‘使吾言不验,苍生之福也。言而验者,其如苍生何?’,遂忧愤而疾愈增。洪武八年正月,胡丞相以医来视疾,饮其药二服,有物积腹中如拳石,公遂白于帝,帝亦未之省也。自是疾遂笃。三月,帝以公久不出,遣使问之,知其不能起也,特制为文一通,遣使驰驿送公还乡里,居家一月而薨。”

这是一则最早、最可靠的史料,它写于洪武癸亥孟春,刘基是死于洪武乙卯四月十六,距刘基死后仅八年时间。黄伯生是刘基的同事,伯生说:“伯生辱在同郡,预诸生列,与公子琏、仲璟相知最深。”(《行状》。琏,刘基长子,仲璟,刘基次子)。伯生写这篇《行状》的背景、缘由是:“今公薨而琏殁,仲璟与琏子请录公遗事,因揖平昔所闻大略为行状。”(《行状》)

这一权威性的史实,已无可辩驳地认定,刘基是被胡惟庸指使太医投药毒死的。胡惟庸是个十恶不可赦的杀害刘基的刽子手。

虽然史实如此记载,但我却有不同的看法。孟子曰:“尽信书,不如无书。”因任何时代的史官、作家,都有其阶级的局限性,既为本阶级的利益服务,所以在记人叙事时必有褒贬、扬抑的感情。所以,对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必须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去分析、评判,决不能带着任何条条框框,人云亦云。我认为刘基被胡惟庸指使太医投毒致死,不完全可信。

首先,刘基被胡惟庸指使太医投毒致死,不是黄伯生亲眼所见,而是“平昔所闻”(《行状》)。《明史》是说“其后中丞涂节首惟庸逆谋,并谓其毒基致死云。”这只不过是听说或后人说而已。不是经过法医鉴定的,既无人证又无物证。

其次,太医是谁、投的是何药物,而使“有物积腹中如拳石”,没有记载。对此,我曾问过一些老医师,哪些药物吃了会使人腹中结石,他们都讲不出。《本草纲目》亦无记载。所以不能肯定“有物积腹中如拳石”是喝了太医的药而引起的。

再次,刘基是个先知先觉、才智过人的人,他能知前三百年、后五百年的预言家。他与胡惟庸之间的矛盾是不可和解的,那么在病危时,对胡惟庸派来的太医必有戒备之心,再说他对药学也是颇有研究的,怎么可能轻易服有仇之人的药呢?

另外,六十三岁的刘基已是衰颓之身,根据史料看来他原来已有病,那时因“胡惟庸为左丞掌省事,因挟旧忿,欲构陷公,乃使刑部尚书吴云诛老吏讦公,乃谋以公欲求淡洋为基地、民弗与,则建立司之策”,“公入朝,惟引咎自责而已”,“遂忧愤而旧疾愈增。”(《行状》)。年迈之人,生病是很正常的,由于遭受构陷,心情忧闷,所以至洪武八年正月“旧疾愈增”,以致恶化,也是很自然的。

所以,刘基并非毒死,而是年老病死,属正常性之死。

三、胡惟庸使太医投药毒死

这是在史书中有所载的。

《明史·刘基传》曰:“基在京病时,惟庸以医来,饮其药,有物积腹中如拳石。其后中丞涂节首惟庸逆谋,并谓其毒基致死云。”

《明史》这则资料可能是从黄伯生《故诚意伯刘公行状》中来的。《行状》云:“先是,杨宪败后,汪广洋为丞相,未几而贬广东,乃相惟庸。公(刘基)乃大戚,尝谓人曰:‘使吾言不验,苍生之福也。言而验者,其如苍生何?’,遂忧愤而疾愈增。洪武八年正月,胡丞相以医来视疾,饮其药二服,有物积腹中如拳石,公遂白于帝,帝亦未之省也。自是疾遂笃。三月,帝以公久不出,遣使问之,知其不能起也,特制为文一通,遣使驰驿送公还乡里,居家一月而薨。”

这是一则最早、最可靠的史料,它写于洪武癸亥孟春,刘基是死于洪武乙卯四月十六,距刘基死后仅八年时间。黄伯生是刘基的同事,伯生说:“伯生辱在同郡,预诸生列,与公子琏、仲璟相知最深。”(《行状》。琏,刘基长子,仲璟,刘基次子)。伯生写这篇《行状》的背景、缘由是:“今公薨而琏殁,仲璟与琏子请录公遗事,因揖平昔所闻大略为行状。”(《行状》)

这一权威性的史实,已无可辩驳地认定,刘基是被胡惟庸指使太医投药毒死的。胡惟庸是个十恶不可赦的杀害刘基的刽子手。

虽然史实如此记载,但我却有不同的看法。孟子曰:“尽信书,不如无书。”因任何时代的史官、作家,都有其阶级的局限性,既为本阶级的利益服务,所以在记人叙事时必有褒贬、扬抑的感情。所以,对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必须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去分析、评判,决不能带着任何条条框框,人云亦云。我认为刘基被胡惟庸指使太医投毒致死,不完全可信。

首先,刘基被胡惟庸指使太医投毒致死,不是黄伯生亲眼所见,而是“平昔所闻”(《行状》)。《明史》是说“其后中丞涂节首惟庸逆谋,并谓其毒基致死云。”这只不过是听说或后人说而已。不是经过法医鉴定的,既无人证又无物证。

其次,太医是谁、投的是何药物,而使“有物积腹中如拳石”,没有记载。对此,我曾问过一些老医师,哪些药物吃了会使人腹中结石,他们都讲不出。《本草纲目》亦无记载。所以不能肯定“有物积腹中如拳石”是喝了太医的药而引起的。

再次,刘基是个先知先觉、才智过人的人,他能知前三百年、后五百年的预言家。他与胡惟庸之间的矛盾是不可和解的,那么在病危时,对胡惟庸派来的太医必有戒备之心,再说他对药学也是颇有研究的,怎么可能轻易服有仇之人的药呢?

另外,六十三岁的刘基已是衰颓之身,根据史料看来他原来已有病,那时因“胡惟庸为左丞掌省事,因挟旧忿,欲构陷公,乃使刑部尚书吴云诛老吏讦公,乃谋以公欲求淡洋为基地、民弗与,则建立司之策”,“公入朝,惟引咎自责而已”,“遂忧愤而旧疾愈增。”(《行状》)。年迈之人,生病是很正常的,由于遭受构陷,心情忧闷,所以至洪武八年正月“旧疾愈增”,以致恶化,也是很自然的。

所以,刘基并非毒死,而是年老病死,属正常性之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