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历史网首页商代

妲己

本站整理 | 时间:2012-05-03 11:36:06 | 阅读:1134
妲己,有苏氏的女儿。商纣王子辛的宠妃,有美色。

有苏氏美女,姓己,字妲。商纣王之宠妃。《史记.殷本纪》记载,殷纣王「好酒淫乐,嬖于妇人。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他「以酒为池,县肉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在后代,人们常将亡国之君的过失与女色联系起来,因此,夏之妹喜、商之妲己就成了诅咒的对象。

商纣王王征服有苏氏(今河南省武陟东)。有苏氏献出美女妲己。纣王迷于妲己的美色,对她言听计从。妲己喜欢歌舞,纣王令乐师师涓创作靡靡的音乐,下流的健蹈,在宫中朝夕欢歌。妲己伴着『靡靡之音』起舞,妖艳迷人。于是纣王荒理朝政,日夜宴游。纣王还在卫州(今河南省淇县)设『酒池』,悬肉于树为『肉林』,每宴饮者多至三千人,令男女裸体追逐其间,不堪入目。九侯(封地在今河北省临漳)有一位女儿长得十分美丽,应召入宫,因看不惯妲己的淫荡被杀,九侯也遭『醢刑』,剁成肉酱分给诸侯。妲己喜观『炮烙之刑』,将铜柱涂油,燃以火炭,令犯人行其上,跌落火红的炭中,脚板被烧伤,不时发出惨叫声。妲已听到犯人的惨叫,就像听到刺激感官的音乐一样发笑。纣王为了博得妲己一笑,滥用重刑。纣王的无道,激起人民的反抗。周武王乘机发动诸侯伐纣,在牧野(今河南省淇县南)之战,一举灭商,纣王逃到鹿台自焚,妲己也自缢而死。

在《封神榜》中妲已被写成了是受了女娲娘娘派遣迷惑商纣王,使商结王江山断送的狐狸精,相当于西施这种女间谍,可惜最后寸功未表,反被割掉了一颗如花似玉的大好头颅。妲己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妲己这个女人是随着《封神榜》的流传而为人所熟知的。《封神榜》上说她艳如桃花,妖媚动人,美丽多姿,是千年狐狸精幻化成人,蛊惑纣王纵情女色,荒淫误国,不务正事,使商朝灭亡。当周人灭商后,在杀妲己时,连刽子手都被其美色迷住,不忍下手,愿替其死。

《封神榜》毕竟属于神话小说。还有许多稗宫野史,传说妲己是一个蛇蝎美人,千古淫恶的罪魁祸首,比如:纣王为了讨好妲己,派人搜集天下奇珍异宝,珍禽奇兽,放在鹿台和鹿苑之中,每每饮酒作乐,通宵达旦,荒废国事。有一年严冬,妲己看见有人赤脚走在冰上,认为其生理构造特殊,和常人的不同,叫纣王命人将他双脚砍下来,研究那两只脚不怕寒冻的原因。有一回,妲己看见一个大腹便便的孕妇,为了好奇,不惜叫纣王命人剖开孕妇肚皮,看看腹内究竟,白白送了母子的性命。妲己怂恿纣王杀死一个叫比干的忠臣,还残忍地剖腹挖心,以印证传说中的“圣人之心有七窍”的说法。种种传说,已家喻户晓。

纣王正确的名号应该是商代的第32位帝王子辛,也叫“帝辛”。根据正史的记载:帝辛20岁嗣位,当时商朝开国已经300年了,国力雄厚,物阜民丰,人心稳定。帝辛血气方刚,威武有力,能与猛兽格斗,神勇在当时无人可比。同时,他又能言善辩,还兼通音律,性好美色,更刚愎自用,于是凭丰沛的国力与自己过剩的精力,大举向东南方向发展,征服了土地肥沃的人方部族(今日的淮河流域)。

那是他在位的第40年,也就是公元前1047年,因为苏部落叛变,政府大军讨伐,苏部落抵挡不住,酋长只好把女儿——苏妲己献出来乞和。帝辛带着战利品妲己凯旋回归时,他已是60开外的人了,已是垂暮之年,而妲己正值青春年少,骨肉性感无比,眉宇清秀而含情,浑身充满了青春的火热气韵,加上游牧民族那种粗犷而开放的气质,迅速地在帝辛的内心深处,重新点燃起生命的火焰。

当时商朝国力如日中天,十分强盛,那时新的都城正在风光明媚、气候宜人的朝歌(今河南湛县)建造起来,四方的才智之士与工匠,也纷纷向朝歌集中,形成了空前的热闹与繁荣。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丝竹管弦漫天乐音,奇兽俊鸟遍置于园中,从此戎马一生的商纣王帝辛,在妲己的引导下,开始沉醉于声色之娱与酒食之乐,并为妲己建起了摘星楼,专门让她遥望家乡。就在帝辛宠爱妲己,醉生梦死时,在陕西渭水流域的周部落逐渐发展壮大。周部族原是夏朝后稷的后裔,早有东下图商的企图,后来,周部族沿黄河东下,把触角伸向商都朝歌。

事实上对付强的商朝,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但是,商朝内外矛盾重重,加快了它自身的灭亡。在外部,姬昌(也就是后来的周文王)的长子伯邑考曾因前往朝歌朝觐时,垂青于妲己的美色,因而触怒纣王,被剁成肉酱,做成馅饼。残酷的纣王让姬昌吃了馅饼,并把姬昌囚禁了两年。由于周部族的臣子们多方营救,并向纣王行贿,姬昌才获得释放,由此对商纣王种下了深仇大恨。在内部,商纣王执政后期,纣王的臣子们顾此失彼,大力经营东南,重心已经转至长江下游地区,使得中原一带空虚,给了周人绝好的机会,让周人乘虚而入。周武王在《尚书》中开列了纣王六条罪状:

第一是酗酒;第二是不用贵戚旧臣;第三是重用小人;第四是听信妇言;第五是信有命在天;第六是不留心祭祀。

帝辛暮年热中于声色之娱与酒食之乐确实是事实,说纣王“惟妇人之言是听”,就是对妲己的话言听计从,这一条罪状,并不切合实际,因为商代人颇重迷信,任何重大举措,都要求神问卜来决定吉凶,在出土的甲骨文中是有确切记载的。妲己能够影响政治决策的力量,实在微乎其微。妲己只能算是商纣王晚年生活的伴侣,对妲己,商纣王谈不上言听计从,倘若妲己在被帝辛宠幸的那些年月之中,具有政治权力,何以妲己的族人,始终就没有能够得势呢?如果说苏妲己有罪,顶多只是苏妲己入宫以后,由于争宠而与其他的嫔妃引起纷争,那些失宠的妃子各有氏族背景,因而加深了纣王与诸侯小国之间的冲突而已;如果硬要说苏妲已是亡国的祸水,也未免太高抬她了。其实,她是完全做不到的。

周人给纣王与妲己泼脏水并不厉害,只是上述六条的就事论事而已,也不过于涉及两人的人格,没有焚炙忠良、滥杀无辜、嗜血成性之类的指责。总之,周人并没有把纣王与“暴虐荒淫”四字挂上钩。真正把纣王脸涂黑,还不是他的敌人——周人干的,而是五百年后战国时代的那些学者。

事实上对付强的商朝,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但是,商朝内外矛盾重重,加快了它自身的灭亡。在外部,姬昌(也就是后来的周文王)的长子伯邑考曾因前往朝歌朝觐时,垂青于妲己的美色,因而触怒纣王,被剁成肉酱,做成馅饼。残酷的纣王让姬昌吃了馅饼,并把姬昌囚禁了两年。由于周部族的臣子们多方营救,并向纣王行贿,姬昌才获得释放,由此对商纣王种下了深仇大恨。在内部,商纣王执政后期,纣王的臣子们顾此失彼,大力经营东南,重心已经转至长江下游地区,使得中原一带空虚,给了周人绝好的机会,让周人乘虚而入。周武王在《尚书》中开列了纣王六条罪状:

第一是酗酒;第二是不用贵戚旧臣;第三是重用小人;第四是听信妇言;第五是信有命在天;第六是不留心祭祀。

帝辛暮年热中于声色之娱与酒食之乐确实是事实,说纣王“惟妇人之言是听”,就是对妲己的话言听计从,这一条罪状,并不切合实际,因为商代人颇重迷信,任何重大举措,都要求神问卜来决定吉凶,在出土的甲骨文中是有确切记载的。妲己能够影响政治决策的力量,实在微乎其微。妲己只能算是商纣王晚年生活的伴侣,对妲己,商纣王谈不上言听计从,倘若妲己在被帝辛宠幸的那些年月之中,具有政治权力,何以妲己的族人,始终就没有能够得势呢?如果说苏妲己有罪,顶多只是苏妲己入宫以后,由于争宠而与其他的嫔妃引起纷争,那些失宠的妃子各有氏族背景,因而加深了纣王与诸侯小国之间的冲突而已;如果硬要说苏妲已是亡国的祸水,也未免太高抬她了。其实,她是完全做不到的。

周人给纣王与妲己泼脏水并不厉害,只是上述六条的就事论事而已,也不过于涉及两人的人格,没有焚炙忠良、滥杀无辜、嗜血成性之类的指责。总之,周人并没有把纣王与“暴虐荒淫”四字挂上钩。真正把纣王脸涂黑,还不是他的敌人——周人干的,而是五百年后战国时代的那些学者。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