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历史网首页夏朝

最后的秘密(巴、夏与三星堆)7

本站整理 | 时间:2012-05-11 09:24:02 | 阅读:65
七、渐浮水面的巴

1976年,在河南安阳小屯村,发掘了一个古墓,墓主叫妇好,是殷王武丁的夫人,也是祖庚、祖甲的母辈,卜辞上的“母辛”。她生活在公元前12世纪前半叶,是已知的最早的女政治家、军事家。据甲骨记载,妇好不仅主持祭占,还带兵打仗,并多次“伐巴方”。这是关于巴的最早记录了。

殷为什么要讨伐偏远的“巴方”?这说明一个问题,巴与商不仅存在剧烈的冲突,还对商构成了一定的威胁,是商的强劲对手。但是,是什么样的冲突,以至二百多年后,当骁勇的巴人出现在战场,虽身为“下里巴人”,却又“歌舞以凌殷人”?

周也随殷“伐巴方”,为什么巴人会不计前嫌,在没有任何利益的前题下,不作坐山观虎斗之举,而是心甘情愿、死心踏地的充当马前卒?而且,从政治地位的角度来说,一直与商正面作战的巴与周的关系,至少应该属于战略伙伴的关系,怎么会演变成一个阵前小丑的角色?难道自成一国、屡战不亡的巴人,是想获得尚莫须有的“周天子”的认证?就算如此,那她为什么不去谋求“殷天子”的认证,而在几百年间,不惜血流成河?

商伐巴方的同时,也与周边国家发生战争。其中,还包括土方。为什么土与巴被称为方而不是国?是否说明,这是对巴、土政权的否认?这种否认,表明殷商的政策是非常明确的,用现在的话来说,叫做“一个中国的政策”。由此看来,土家族以巴人自诩,也并非是没有根据的。难道,他们是另一支溃退的夏人?

暂时放下这些疑团,看看接下来发生的事。纣亡,武王封纣之子武庚于商都。巴人也受封,但她本来就是一个国家,并且地盘不见扩大,也不见丝毫兴旺发达的迹象,对比之下,可以看出,这场战争除了流血,巴人并没得到什么。

而“巴方”,是商对巴人的称呼,堂堂正正,不仅没一点妖魔化的色彩,也没有丝毫的贬意。周又是怎么称呼巴的喃?下里巴人。下里,穷乡僻壤。下里巴人,就是“乡巴佬”。为什么巴人被死敌尊重却又被浴血沙场的战友鄙视呢?

还有,纣兵败被杀,桀则被流放,桀的下场没纣惨。那么,纣之子受封于商都,桀之子喃?没受封吗?或者杀光了?还是成功的退回了老巢?也许,这正是桀为了保全子孙所做出的安排;而桀之所以在以人为牲的野蛮时代保住了性命,是否正是因为他的存在,可以用来节制巴人喃?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