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百家讲坛首页读宋史第二部

王立群读宋史第二部《宋太宗》【下部】(五)皇帝也无奈

本站整理 | 时间:2015-01-16 20:16:05 | 阅读:352

     五次战役是局部的胜利,证明了防御有效。与雍熙北伐相比,说明大兵团作战可能失败,防守可能胜利,触动了宋太宗。促成了他考虑,宋辽关系中应该怎么做。是主动进攻还是被动防御?这些影响了宋太宗的决策。所以宋辽关系在这时发生了重大变化。大宋开始改变为被动防守。这样的战略决策是怎么确立的?措施有哪些?宋太宗真是千古罪人吗?这是本集重点。大宋中央政府中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一是讨论进攻还是息兵。柳开主战,是代表,公开提出要求宋太宗给他兵,去前方杀敌。他发现辽国有白万德,有一个亲家就是他管辖下的一个乡绅。柳开知道这个消息后,找到这个亲家,多次拜访,达成协议,去说服白万德。白万德派人来请示什么时候打开城门。这时,柳开被调任了,到全州去做知州了。这说明仍有强大的主战派实力。两派之争:主战派想打,有理由。一是戎狄有劣根性,他们不讲道理,讲以德服人,完全是对牛弹琴。二是战败不代表不能再战。辽军在战争前滋生了骄傲情绪。三是不战是畏懦行为。大宋近四百个州,一个小契丹才多大地方?这种情况下凭什么不打?总的来看,主战派情感大于理智。主和的,主张息兵,也有道理。一是不具备大规模作战的条件。一是地利没了。幽州的险要地段被占了。整个河北是平原,无险可守。二是再战会引起连锁性的间题。最重要的是伤农。兵源来自农民。男性的青壮年,当兵,就减少了劳动力。伤了农就伤了根本。三是息兵有利于国内的发展。息战派主张不打。好处在总结了当时的实际情况。理由客观。息战派内部还有和与守的间题。宋军不主动挑起战争时,怎么处理?一是主和,二是主守,三是和后再战。主守派的意见是来则御之去则勿逐。这派意见并不主张划固定疆界。和后再战意见也明确。初级阶段要退让,发展生产。国力强大了,到了高级阶段,再开战。这就有了三个层次,一是一决胜负,二是屈尊求和,三是来去有法。主战与息兵就有了三个层次的意见。

    无用的阵图:太宗的决定呢?采取的办法是先打铁自身硬,要整理内部。内既理则外自安。像种树得固本。对内改善自己的状况。在989年专门下了罪己诏。检讨了自己,“居上不明,御戎无策”。详细地检讨了自己。可见罪己诏的目的是检讨自己的错误。仓促的出兵,使得他罪己。我觉得是真实的。这与早年的心情不一样了。高梁河之战、雍熙北伐的失败,让他心气低多了。基本感情我觉得是真实的。二是让文臣参与军事。田锡知制诰直接提出批评,为什么不让宰相参与制订这样的间题。他提到了四句话:若宰相非才,何不罢免?宰相可任,何不询谋?北伐这样的大事,竟然与宰相完全不商量?矛头对着的是用人政策。宋太宗选将有自己的原则。第一条标准是自我约束,二是勇猛刚健。后者是用来打仗的。前者是为了自己的统治。大臣们的意见是让宋太宗不能只用武将。北宋的军事长官出现重大变化,就是文臣武职。这是北宋时的重大制度变化。雍熙四年,挑了五个懂军事的文官去担任武职了。三是制定平戎万全阵。他爱画作战图。叫阵图。每次打仗都把画好的阵图送给将领,叫他们学习领会指挥。接受教训后,找了潘美们,亲自执笔,画了这个平戎万全阵。这个图与之前的阵图,以防御为主了,这次是长线行为了。《武经总要》记,这个阵图规模大,要用兵十四万零九百三十人。分前后左右中五大阵。中又分三块。配合好,周边四个角有八个望楼,观察敌情。兵种搭配。装备全。宋太宗的阵图有许多弊端。宋太宗却乐此不疲。可惜到他去世都没派上用场。一次也没用过。这几年间,宋辽没大规模战争了。修身水上长城。宋辽间主要是河北中部这一块。这一块全是河流与平地。不利防守。他就想了这一着。两条重要的举措,就是修方田和修水田。种水稻,阻挡骑兵。骑兵跑来,跑不动。这样修筑水上长城。对内做了这四件事。对外,也是保持这种防御,避免主动挑衅。恢复贸易。主动求和。994年,专门派使节去辽国求和。被辽拒绝了。只顾自己。盟国像女真的政权,像高丽国,都是宋的盟国。太宗只顾自己了。结果,淳化二年,女真国求救,希望大宋出兵,好来进贡。宋太宗觉得不能打,好好招待使者。兵是不出的。得罪了女真。女真从此不进贡。改过来向辽进贡了。灭掉北宋的就是女真建立的金国。高丽也是盟国。也求救。大宋也是不顾它。高丽也决定不再进贡了。太宗皇帝的难言之隐:直到今天还有人抨击宋太宗,认为他是懦夫。认为汉族政权的脸丢尽了。宋称为历史上最软弱的王朝。因为这个防御政策带来的结果。也说他是罪人。因为宋辽不平等的关系。怎么评价这种政策的变化?得回到那个时代去看。宋太宗是迫不得已之举。他何尝不想收回幽云十六州,非常想灭辽,所以有两次北伐。才有战败。现实条件却逼得他采取这样的办法。大宋的中央禁军几乎消耗殆尽。再打,几乎不可能。君子馆之战时,太宗让刘廷让出战,说明还是想打。太宗后来还想亲征。宋辽关系到了大宋处于劣势时,还想亲征,说明他并不愿意这样。长久发展之计,他还是为了国家的发展,希望息兵,让国家发展。出发点是让大宋的生产力得到发展。这不可否认。防御不是最终目的。他的最终目的不在此。打是态度,是有底气的表现。不打,守也是一种态度,是无奈,甚至也是睿智的表现。打不赢硬打,只能牺牲更多。都受客观条件制约。还有一个原因,大宋的西北党项的夏出现了动乱。这是他得考虑的。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